身体相对较虚弱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4-28 04:4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随着业内对行业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,天津、南京率先制定了规范月子中心的地方标准。“‘二孩’政策全面开放,带动了包括月子中心在内的整个产后母婴保健市场发展”,侯红瑛向记者透露,行业规范受到官方关注,近日广东省妇幼保健协会也已启动本省的地方标准制定。

1.留意月子中心是否具备执业资格,员工是否具备专业资质。月子中心的员工应该具备专业资质,对产妇、新生儿易患的疾病是否具备基础的了解和认识。此外,月子中心还应该有护士、医生进行专业指导。

作为标准制定专家之一,侯红瑛介绍,月子期在医学上属于围产期产褥期范畴,分娩后婴儿和母亲中较常见感染等疾病,比如母亲的子宫感染,婴儿的黄疸、肺炎、呼吸道感染等。所以围产期保健的目的是降低婴儿及母亲的发病率和死亡率,使母亲健康和胎儿、新生儿的成长发育得到很好的保护。“所以我们在月子中心人员架构上要求有医师执照的临床医生、专业护理人员”,侯红瑛说,月子期间,一旦母婴健康出现状况,需要这些专业人员作判断,以便及时到医院诊治,避免不良后果发生。

3.慎重选择月子中心提供的服务项目:避免侵入式护理,一些仪器类项目要经过医生的判断,看看是否能够用到产妇身上。“泡药浴”个人建议不要选,无论剖宫产还是顺产,都有伤口,要避免感染,淋浴比盆浴更卫生。

冯鎏祥也指出,月子中心并不是普通的服务机构,需要专业医护人员指导,对产妇以及新生儿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医疗指导,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并接受严格培训。此外,月子中心的卫生环境应该符合一定的标准,符合洁净、通风、光线充足、无噪音等要求。

冯鎏祥向记者表示,上述四方面问题,关键点还是落到最后一方面,行业缺乏统一标准,监管缺失,是目前亟待解决的。

民间对“猴”这一属相的偏好,再加上“全面二孩”新政策刺激,2016年,月子会所行业似乎进入一个“黄金时代”。记者日前走访了广州几家知名月子会所,发现虽然价格不菲,少则4万,多则上10万,但依然十分火爆,不少会所工作人员表示,五六月份的房间基本订满,10月、11月的房间也所剩不多。

“2016年是猴年,大家都想要个猴宝宝”,一位广州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说道:“今年10月、11月的房间基本上已经全部被预订完了”。据了解,前来月子中心预订房间的70%是备孕二孩的家庭。

由于工作繁忙,现在越来越多人选择月子中心坐月子,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产科护士长刘嘉琦表示,方便省心是很多人选择月子中心的原因,不过大家要注意的是,专业人员、卫生环境应是考察月子中心的重点,毕竟孩子刚出生,妈妈刚生产完,身体相对较虚弱,容易出现感染等问题。对于如何选择靠谱的月子中心,专家提出了下面几点建议,供大家参考:

4.留意月子中心提供的饮食餐单:产后虚弱、喂奶要营养,但也不适合大补,过于昂贵的食材、餐食慎选,再则餐单还看看是否适合自己的胃口。

实际上,2013年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成立“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”,研究制定行业管理和服务标准,2015年11月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发布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和服务指南》。但中山三院产科主任、中山三院爱博恩国际妇产中心主任侯红瑛表示,如何执行指南、如何监督指南的执行等方面存在缺失。

从宣传上看,与雇佣月嫂这种传统方式相比,月子中心提供的服务专业性更强,服务范围更加广泛,而且省去了与月嫂沟通交流的繁琐环节。话虽如此,记者走访多家月子中心发现,相当一部分的月子中心仅仅租用了酒店、宾馆的某几个楼层便开始招揽生意。这部分月子中心大多使用中央空调,没有阳台,整个月子中心基本上是一个密封的环境,空气流通不足。在科学城有一家月子中心,刚装修新开张,装修味浓烈。

据媒体报道,2013年位于天河区岗顶的贝恩国际月子会所工作人员,一时疏忽把5天的药一次性全部喂给一名刚出生4天黄疸偏高的男婴,导致孩子被送去急救;2013年1月,上海宝瑞家月子会所,4名新生儿感染轮状病毒;2012年,武汉某月子会所,护理人员用酒精给宝宝做口腔护理,导致宝宝咽喉化脓;2011年8月,上海某月子会所,6名婴儿同时感染红眼病……

2.选择洁净通风的月子中心。留意月子中心中央空调的摆放,风口是否往上吹,避免风口对着宝宝。留意房间是否设有窗户,空气是否流通。选择消毒措施较好的月子中心,因为新生儿免疫力不高,容易发生皮肤、呼吸道、肺部的感染,产妇也容易引发伤口感染。

“月子会所行业发展得这么快速,很大一个因素就是准入门槛低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坦言,开宾馆要卫生许可证、开饭店要食品经营许可证、开医疗机构更要得到卫生部门的批准许可,而开月子会所,这个集合住宿、餐饮、医护保健为一体的机构,却只要通过工商注册,领个营业执照就可营业。采访中,侯红瑛、冯鎏祥均表示,月子中心涉及保健行为,关乎母婴健康,监管需要卫生部门的参与。

“没办法,老人带老大,没人帮忙坐月子,请月嫂,家里没有地方住。”成先生告诉记者,看过好几家月子中心,最便宜的也要3万元,但环境卫生看起来不好,不敢住,档次高的八九万起步,想想28天花那么多钱没必要。成先生的太太预产期在7月,这是第二胎,夫妻俩虽是工薪阶层,但咬咬牙还是约定了一家位于岗顶的月子中心的5万多元的套餐。

近年来,以“月子会所”为代表的婴幼儿护理机构发展迅速,而与此相关的服务合同纠纷、人身损害纠纷开始显现。上海法院官方网站专门发表一篇题为“杨浦法院反映‘月子会所’经营管理中存在的四方面问题”的文章,其中谈到“月子会所”等婴幼儿护理机构在经营管理中存在四方面问题,为纠纷发生埋下隐患。一是准入门槛低,硬件设施不到位,涉诉月子会所规模均不大,在工商部门领取营业执照后即租用临街民宅,甚至临时租用宾馆房间用于经营,经营场地较小,卫生条件较差,且缺乏婴幼儿专业护理设施;二是专业人员少,护理能力跟不上。月子会所等对母婴专业护理不够重视,仅提供饮食、住宿等简单服务,护理人员多未经过专业培训,对母婴护理的特点、注意事项等缺乏足够了解和重视;三是合同约定简单,服务内容争议大。服务合同中虽然约定了高额护理费用,但合同大多对具体服务事项、收费项目、收费标准等语焉不详,日后易就月子会所等是否已提供相关服务、计费是否准确发生纠纷。四是缺乏行业标准,服务质量争议大。

但与“一房难求”的月子会所热相比,月子会所行业监管缺失,地方规范标准尚未出台,纠纷频发,在广州、上海等地发生给婴儿喂错药、婴儿感染等事故。广东优生优育协会会长冯鎏祥接受采访时表示,包括月子中心在内的产后母婴保健行业,不同于普通行业,属于准医疗保健服务,应加强监管,提高准入门槛。

月子会所、月子中心本是来自台湾的概念,近几年才开始在内地逐渐盛行,以往大家更习惯请月嫂、保姆,对月子中心之类的关注不多。“所以行业起步时间较晚,发展时间短,刚开始准入门槛低,更没什么国标、地标”,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这两年发展迅速,出现一些纠纷,行业开始意识到需要统一标准,提高监管。